做好机器做好人 稳步创新志共赢


江苏飞鸽友联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鸽”)坐落在美丽的园林城市苏州,是一家以经营塑料机械为主的生产贸易型企业,2015CHINAPLAS,飞鸽展出了最新研发的FG4系列直线式吹瓶机机型,到目前为止市场的反馈情况如何?2016CHINAPLAS飞鸽又带来了什么特色展品?带着疑问,本刊记者采访了飞鸽公司总经理谢明飞。在本期“对话”栏目中,谢总将为我们详细介绍飞鸽的特色产品和运营理念,并对当今塑胶行业市场进行了深入点评。政策时有更新,市场多变复杂,且看飞鸽如何沉着应对。

《塑胶工业》:今年开年以来,我们走访了很多塑料企业,他们都纷纷表示生意很旺,订单爆满。您认为这种情况还可以持续多久?飞鸽在第一个季度的销售成绩怎么样?

谢明飞:我的感觉也是类似,今年开年以来的市场形势不错,我们第一季度的销售比去年同期上涨了30%以上,总的来说,国内外都有增长。据我个人对内外贸的分析,市场在继续扩容,行业总的规模还在继续上涨,毕竟人口在增加,国内外落后地区的改善意识也在提高。这点从最近几年新的工厂越来越多也可以看出来。所以,单子还在增加。

但对现下国内这个趋势,我持保留态度。目前看房地产价格的转暖是局部的,而且之前的各种政策对新房建设等的影响是有滞后期的,我估计今年大规模上设备的情况在国内应该比较难见到。不同厂家的情况会不同,一些特殊定制的订单会明显增多。但如果第二季度放缓的速度不是很大,今年国内总体市场应该会不错。今年飞鸽在技术改革和特殊定制方面的产品均有增加,我相信飞鸽友联的销售会继续上扬。
 
《塑胶工业》:您认为市场目前有哪些比较利好的信息?

谢明飞:我认为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国家大力推行“一带一路”政策,对“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加大投资力度,这样就会逐步推进这些国家自己投资生产建设资料和生活用品等,我们做设备的机会就来了。我们今年有成交一个不错的订单,就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客户。另一个方面就是国家推行产业政策升级,提高了产品的质量标准与能耗标准。这个政策进一步提高了设备市场竞争的门槛,再次提高了制造成本,让专注于设备性能提高和新产品开发的企业有了更好的舞台。
 
《塑胶工业》:去年雅式展贵司展出了最新研发的FG4系列直线式吹瓶机机型,到目前为止市场的反馈情况如何?今年雅式展你们会推出哪些具有特色的展品?

谢明飞:去年CHINAPLAS,我们的FG4是第一代产品,稳定产量达到了6500瓶/小时。市场反馈很不错,国内在湖北、安徽、陕西等地均有落地开花,国外如南美、英国、土耳其、西班牙都有客户案例,英国第二套设备也在洽谈中。

今年CHINAPLAS,飞鸽在W3,W4有2个展位,将会展示FG4的第二代产品。

相对于第一代FG4来说,我们第二代产品优化了热量控制系统,加热区缩小了一半,加热灯管也只用到以前的一半数量。PET瓶胚之间的间距缩小了,瓶口冷却保护系统也更加高效节能。另外,我们优化改进了瓶胚的变节距技术,同时改革为伺服控制,速度更快,稳定性更好。强化了开合模系统,优化了控制软件程序,使得机器震动很小,动作更加柔和,这有利于延长零部件寿命。通过这一系列优化革新,第二代产品的稳定产量已达到7200瓶/小时,这个记录平了国外已知的最好水平。
 
《塑胶工业》:除了第二代FG4,今年还有没有其他新品推出或研发计划?

谢明飞:通过FG4的验证基础,FG6、FG8分别会在6月份、11月份推向市场,分别能达到10000BPH、13000BPH的稳定产量。因为有了FG4的验证基础,这2款推出会比较快。目前设计等都已经就绪,就等试验机完全充分的验证能耗及稳定产量等,结果定位后就可以推出了。2016年内可以完成FG4、FG6、FG8基本机型的定型。之后,我们要逐步推出1加仑,5L等4腔的全自动直线PET吹瓶机,我们的专利技术用在这个领域,有很大的优势。另外,在我们常规产品上,开发了高速管材生产线,免结晶PET片材生产线等,2016年的订单趋势都不错。
 
《塑胶工业》:飞鸽一开始是做塑料挤出设备产品,是什么原因促使你们决定研发生产吹瓶机?目前市场拓展是否顺利?

谢明飞:决定研发生产吹瓶机有几个原因。我们还有一个分公司——苏州玉达压缩机有限公司,主要经销针对PET吹瓶机配套的中高压空压机,有10年的行业经验了。他们在经销空压机的过程中发现,没有吹瓶机的支持难以形成产业链优势,独臂难撑。张家港本地也是全国的饮用水、饮料等灌装机械的基地之一。最重要的是,张家港没有专业针对高端吹瓶机的工厂,目前相对高端一些的专业的直线吹瓶机供应商基本集中在南方。因此,从产业链基地、到地域因素,都让我们觉得这里适合做高端吹瓶机,所以后来机缘成熟我们就立刻行动了。

飞鸽是从2013年开始正式研发吹瓶机的,为了实现吹瓶机的稳定、高速与节能,我们的总工全面考察了国外最先进的SIPA、SIDEL等版本,吸收了旋转式吹瓶机的优势,完全突破传统思维,开发了一款轻巧、高度动作集合的节能型FG4,获得了5项发明专利。FG4正式推出市场是2015年,当时一个安徽的客户考察了全国市场后,决定入手FG4的样机。

现在FG4已经定型,准备亮相德国K展。对于自身的研发产品,飞鸽的标准是极其严格的,没有达到超国际化技术标准的机器不会考虑带出去。我们的吹瓶机已经达到了让西方客户“眼前一亮”的高度,这个是英国客户、南美客户、土耳其客户、西班牙客户来考察后自己说的,他们问我们是不是请国外工程师参与设计了。

目前FG4的销售很不错,我们配齐了工程师、调试人员和安装人员,不求突进,注重稳扎稳打,今年的目标是20台。
 
《塑胶工业》:吹瓶机与挤出机目前在您们公司各处于什么样的战略地位?是否有偏重?

谢明飞:飞鸽友联不求规模,只求团队和专业。我们始终秉持一个理念:做好机器做好人。

我们从管材型材的挤出机起步,到花几年时间研发吹瓶机,板片材机,取得了一些团队配合成长的经验。目前规模不大,但是我们从开始就进行了股份分配,股权激励。随着新三板挂牌的节奏,今后将组建管材型材挤出分工厂,吹瓶机分工厂,塑料板片材机分工厂。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工作,对我自己来说,谁能做出好机器,对得起客户、市场,我就大力支持谁。
从产品本身来说,挤出市场和吹瓶市场都非常大,虽然吹瓶机我们技术上的优势很大,但是制造、测试、管理都很复杂,周期长,要稳扎稳打,急不得。我比较赞成总工的观点,慢慢来,做到没问题再投入市场。挤出产品上,我们的队伍比较完善,效率比较高,目前从销售占比上,还是大头。所以,单独的产品不能作为我们的战略考虑,吹瓶机与挤出机两者对于飞鸽的未来发展来说都是重点,一视同仁。
 
《塑胶工业》:现在都在谈论工业4.0,您如何看待工业4.0,飞鸽会从哪些方面向此靠拢?

谢明飞:我感觉自己对工业4.0的理解还很浅薄,也许还没入门。我们的订单主力——内外贸,大部分都是来自互联网渠道,因此从客户的角度上,我们也在做一些思考和努力。比如,飞鸽推出的FG4上已经安装了远程操控系统,国内外的客户在机器出现故障的时,或者PLC系统不会设置时,我们的工程师从手机上就可以打开客户机器上的操作系统,进行检查和参数配置。更进一步,如果客户同意,我们还可以取得客户机器运转的数据。数据积累多了,一方面可以通过对比等给客户提出合理化建议,比如瓶子的设计修改,前后设备的搭配等等;另外可以通过这些数据来判断一个地区的经济好坏情况。比如一个客户的机器运转时间提高很多,表明这个客户可能需要提高产能,买新机器了。

我们工厂还准备通过高清摄像头,做成一个在线随时可以查看生产过程的网络,让客户可以检查自己订单的进展,调试过程等,帮他们省钱省精力。
 
《塑胶工业》:核心竞争力是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资本。您认为飞鸽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在运营和战略部署上有什么心得?

谢明飞:在我内心里我们还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工厂。但是我相信企业是有生命的组织体,我们有自己的工厂格言,那就是“做好机器做好人”!将来如果我们能在行业内有一席之地,也应该是基于此获得的。

飞鸽这几年实行项目股份化,让公司主力成为项目股东,便于大家安心工作,放心赚钱,没有后顾之忧;在关键技术上集中火力投资,分而不散,公司运营上做好平台支持等,让有能力的人得到有效施展。我们期望用3年时间,吹瓶机进入国内前3名,管材型材挤出系列进入本地前3名,板片材系列能达到国内知名。

飞鸽友联的职员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是一个年轻的队伍。我们高度重视互联网经济,客户资源基本都来源于互联网渠道,我们有信心在互联网进一步的大潮中取得新的优势,积攒更大的力量。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