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斯达:由注塑自动化向全行业自动化转变


当下的中国自动化市场,涌现出许多为企业成功应用自动化而服务的系统集成商。他们根据企业实际应用的需要,做周边设备的配套,甚至优化设计整条流水线,实现自动化。广东拓斯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自2007年以来,该公司整合国际与国内的优势资源,为注塑周边客户以及合作者提供整体自动化解决方案和技术服务。近年来随着国际主流自动化供应商与产品用户关系日益紧密,制造业各种需求层出不求,拓斯达也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拓斯达开始将服务制造业作为核心理念推进,即针对所有制造业行业提供整套低成本自动化解决方案。在注塑行业打下坚固基础,积累丰富的自动化应用实例,为拓斯达进军其它行业提供了宝贵经验。对此拓斯达董事长兼总裁吴丰礼表示:为了适应未来自动化多元化发展,拓斯达专门成立了自动化应用部门,进一步细分行业服务项目,由国外资深自动化工程师领导,每一个行业都有专门的技术人员对接,比如手机、家电、导光板、日用品行业等。只要哪个行业需要技术支持或自动化改造的需求,拓斯达都有相对应的工程师对接,致力于由注塑自动化向全行业自动化的转变。

正如其英文名称“TOP STAR”所代表的含义一样,拓斯达俨然是当今注塑和自动化行业的一颗顶级巨星。成立至今一直保持平均每年60%的高速增长,遥遥领先于行业的发展水平,被业内公认为最具成长性企业。拓斯达凭借良好的业绩表现和强劲的发展势头登“2014福布斯中国非上市潜力企业100强”,位列第30名。


在记者前往拓斯达公司采访的前一天,传出了拓斯达公司在新三板挂牌的新闻。新三板是全国性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权交易平台,主要针对创新型、创业型、科技型、成长型中小微企业。对于这个消息,吴丰礼显得轻描淡写,认为这只是一种巧合,并不是拓斯达发展战略当中的一个步骤,只是发展计划当中的小插曲,不太有庆祝的理由。他打了个形象的比方,本来是在国道上驾驶,突然发现有一条小路,可能风景不错,就开进去看了看,但欣赏了风景之后还是会回到国道的。吴丰礼表示:“对于立志远行的拓斯达团队,正如冬日待飞的大鸟,天高路长,任凭瑟瑟寒风,一如既往在路上。”


国际政治大环境等众多因素使得2014年成为不确定性更多的一年。拓斯达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依然保持强劲发展势头。在9月份北京CIM展览上,该公司市场总监张延虎曾告诉本刊记者,拓斯达在9月底就已经完成了全年的产值,剩下的3个月是为2015年产能再翻番做准备。当记者向吴丰礼询问全年业绩时,他没有给出明确的量化数据,只是表示拓斯达每年都在以同样的节奏在走,不会太快,也不会太慢,这和企业的发展阶段有关系。在草创阶段,要做的是狠踩油门,能跑多快就跑多快。高速跑了三年之后,发现要踩刹车了。“快时踩刹车,慢时加油门,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拓斯达在行业里肯定是发展最快的,但我认为一如既往扎扎实实打好基础才是最重要的。”吴丰礼说道。


从创立之初,拓斯达就确立了“研发为王”的战略方针,构建了完备的研发体系,不拘一格引进人才。目前已拥有100多名专职研发人员,其中包括来自加拿大、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台湾的国际化专业人才。通过自主研发和积极引进吸收国内外的先进技术进行技术再创新,公司产品在电子元件、精密制造、汽车、医疗、电脑接插件等行业备受瞩目。目前,与拓斯达建立并保持稳定联系的大中型客户有3000多家,包括ITT、富士康、捷普绿点等世界500强企业,以及中国航天、正崴、美的、海尔、TCL、长虹、康佳、比亚迪、劲胜、格兰仕等国际国内知名企业。据吴丰礼介绍,拓斯达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把自动化产品打进富士康的企业,项目由国外团队负责,一次性通过,令到富士康总部都惊讶于这是一家由中国企业提供的解决方案。


拓斯达的自动化基础成熟,对于任何行业的应用都能迎刃而解


拓斯达在塑料行业倍受瞩目,吴丰礼将企业能走在行业前列的原因归功于产品结构调整,他甚至把拓斯达定位于非塑料行业的企业了。拓斯达经历了几个阶段,最开始时是塑料辅机阶段,接着是机械手阶段,与一般厂家不同,主要是做应用于镶嵌、埋入等复杂应用场合的五轴机械手,向市场共销售了约2000台五轴机械手,而单轴机械手卖得较少,因为此领域的竞争焦点是拼价格。现在的拓斯达核心产品处于自动化应用阶段,今年在自动化市场的销售情况非常好,发展超出期望。在产品的三驾马车中,机械手已经超过辅机,吴丰礼认为单一的塑料辅助设备再有大的成长已是比较难的事情,能维持已属不错,而机器人自动化在三足鼎立中已经异军突起。


2012年开始,拓斯达涉足整厂自动化,现在已经比较成熟。吴丰礼向记者阐述道,整厂这个概念从宏观来讲,有人的地方都会有自动化,从微观来讲,每一个岗位每一个工序都可能用到人,有人的地方就可能应用自动化替代。工站的自动化和整厂的自动化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从小做到大容易,而从大做到小会更难。拓斯达就是这样的一种企业,从小做到大,然后又从大回归到小,把整厂自动化做好了,再回归到细节的工位。

人人都在提自动化行业,而吴丰礼的独特观点是要做“行业自动化”。每个行业都有它独特的地方,术业有专攻,不可能一家企业把所有应用都做好。拓斯达设立了多个项目组,每个项目组就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小公司,在各自领域做专,从而实现更多领域之间的融会贯通。以手机行业为例,无论是苹果(iPhone)、三星,或者是华为、中兴、酷派、步步高,都有应用到拓斯达产品,在这一行业至少占有70%的份额。但吴丰礼很清醒,他意识到如果陶醉沉浸于此,企业末日就会来到。据他介绍,高端智能手机纷纷抛弃塑料而改用镁铝合金,2014下半年手机生产厂家多数减少了采购注塑机,高端平板电脑也纷纷转用五金材料,这就是产业替代。所以拓斯达时刻做好转型的准备。在吴丰礼心目中,行业发展到巅峰之时转型与衰退或谷底之时转型是完全不一样的,最聪明的企业是在行业兴起时就知道某个时候会达到最高点,在发展到半山腰时他已经开始转了。当然这种转型需要有足够的粮草兵力做后盾,利用当前创造的利润能去孵化新项目。拓斯达也正以这种思路在前进,因此在机器人自动化领域实现着不断的突破。“注塑只是我们的立足之本,我们有着非常成熟的自动化基础,对于任何行业的应用,我们都有实力迎刃而解。”

针对自动化。吴丰礼提出了一种“三无”的说法。


一是无中生有,即创造需求。中国的产能已经过剩,完全依赖大规模扩产来推动总是会衰竭的。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自动化,它优化工艺,提升效率,降低损耗和成本,提高利润,产能过剩对此是没有影响的,自动化在创造需求,比如一个岗位有10个工人,因为工艺未优化而浪费其中2人,自动化通过工艺优化把10人变成8人,最后通过设备替代而只剩下1人,这种需求一定是有的。他认为世界从不缺乏美,而是缺乏发现美的人。拓斯达就是要为客户创造需求,永远都在寻找蓝海。


二是无处不在,凡是有蓝领工人的都需要优化,不再局限于注塑行业或是其它某个行业。吴丰礼说:“拓斯达的价值观是 - 让工业文明回归自然之美。我始终认为人是最有灵性和智慧的动物,人应该享受高科技所带来的高品质生活,应该去从事更有价值的事情,从枯燥、危险的环境中被解放出来。所以无论是注塑、五金,还是喷涂、组装,自动化都能帮助解决问题。客户在哪,我们就在哪!”


三是无可比拟,即唯一性。规模化制造可以降低成本,个性化定制可以提供更加贴身的方案,如果能实现降低成本和个性化方案,这就是产生了核心竞争力,也就是无可比拟。“机械手行业比我们做得早的企业多,但为什么拓斯达机械手业务在几年间发展迅速,是因为我们更多地是做方案。只有通过机械手提供给客户整套的解决方案,机械手才是最有价值的。行业有些人弄偏了一个问题,客户到底需要什么?客户是想通过机械手或机器人解决问题。如果卖给客户的机械手机器人不能解决问题,那就是害了客户也坑了自己!营业额并不是我关注的,我关注的是拓斯达在做的事情,别人能不能做到。拓斯达已经摆脱制造机器和卖机器的发展阶段,正以低成本的解决方案服务于制造业。拓斯达正经历着一场蜕变,而这种蜕变更多是一种自我革命。”吴丰礼如此表述。


本刊2014年12月刊的“编者的话”- 《顺势者昌》一文中有提及拓斯达的文字,当记者将此内容展示给吴丰礼时,他也非常肯定顺势而为的理念。他指出,能顺应势的人,肯定是一流的。次之,没有看清势,没有先知先觉,但有后知后觉,能把大家都在竞争的东西做到极致,也是相当了不起的。他引用了国学大师南怀瑾曾经说过的:第一流的人早早地买好车票在等车,车一来他第一个上车,找到最好的座位,知道“势”的人占领着制高点;第二流的人也买好了票,但在他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排队等车了,上车后要凭实力占得一席之地,所以没看到势、后知后觉的人只能面临残酷的竞争。第三流的人则是连票也没预先买好,等他匆匆忙忙买了票准备上车时,也许等着他的只是是一缕黑烟了。


在吴丰礼的办公室摆着一张拓斯达新工厂的效果图,记者对此很关心。吴丰礼透露,新工厂规划占地8万平方米,位于环境优美的松山湖直属区,但限于目前土地审批不容易,虽然生产厂房用地已获批,但生活宿舍用地还在待批之中。

拓斯达新工业园区令人期待

★  对话吴丰礼

※《塑胶工业》: 恭喜拓斯达在新三板挂牌。请问您对企业能拥抱资本市场有何感想?
吴丰礼:抱以平常心,企业好不好与上市没有关系。每家企业有不同的特质,如股权结构,和企业家个人的价值观,我个人对此是完全开放的,对任何事情都永远不要说不,上市不是问题,不上市也不是问题。如果为了上市而上市,当作目标,那很多事情就会走样。经营企业要关注本质是什么,应该是制造出好的产品来服务客户,通过企业的努力来改变行业的生态圈,又或者是想实现一群人的梦想。在实现这个本质的过程中能顺便上市,回报股东,让员工福利更好,何乐而不为!正象冯仑讲过的一句话,实现理想,顺便赚钱。但肯定两者间是有先后顺序的。

※《塑胶工业》:如果满意指数是从1-10,你给拓斯达公司现在打几分?

吴丰礼:很难量化。拓斯达最可爱的地方不是发展得有多快,而是有多稳。我们可以在进退之间拿捏分寸,不是被市场牵着走,而是有自己的选择权。我们的发展一定是可持续的,不损害财务健康、团队发展、企业文化,各方面均稳步推进,绝不会拆东墙补西墙。

      ※《塑胶工业》:不知拓斯达以哪家先进企业作为模仿、学习和赶超的标杆?

吴丰礼:模仿没有错,它是最快的捷径,也是一种致敬的方式。但当你设定模仿对象的时候,就已经在扼杀自己的创造力了。法无定法,其实客户就是你的最好老师。在这个行业,好的东西可以去学,但不会刻意作为模仿的对象,而且各家企业成长的土壤也是不一样的。

      如果企业本来就是行业第一,那又该向谁去学!或知道能成为第一,那你去学第一,也永远只能是第二。先进行业的今天就是落后行业的明天,先进行业的过去就是落后行业的现在。所以拓斯达要学,就一定要在先进行业里学。

      ※《塑胶工业》: 您对当前很时髦的“机器换人”有何看法?

吴丰礼:现在大家都在炒机器人,但越是炒得火热,我越觉得不靠谱,真正做好工艺细节和应用方案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有100多名研发工程师,依然感觉到供不应求。其实自动化在中国是一门新兴产业,很多人未必知道到底什么是自动化。比如说“机器换人”,什么是机器,买台机械手或机器人就是自动化吗?机器是一种生产方式,机器换人就是用先进的生产方式来替代落后的生产方式,换人并不是把人替代掉,只是优化。自动化是人、机、料、空间、物流、企业形象、工艺优化的整合,所以自动化绝不是买台机器就能解决的问题。中国工业起步晚,自动化也是在10年前有这样的概念。以前谈自动化,但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最便宜的也是人,所以自动化并不受到特别重视。而10年之后就完全变样了,突然间都在谈机器换人,原先根本不知自动化为何物的人也蜂拥而入号称做自动化和机器人,机器人拯救不了制造业,机器人只能解决生产中的局部而非全部的工艺。企业微笑曲线当中的两头是市场和研发,企业的重点并不是自动化。我不认为自动化在中国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以现阶段而言还无法完全取代机械手。自动化行业潜力巨大,但大干快上的现象是可怕的,现阶段行业需要冷静与清醒。

     ※ 《塑胶工业》:七年创业历程中什么事情最让您难忘?

吴丰礼:其实拓斯达还只能算是刚起步,一定要往前看,老是回忆过去的意义并不大,昨天的优势与成功可能成为明天的障碍,没有人能活在过去而取得成功,接下来的历程才是更精彩的。展望未来,拓斯达将主要加大在制造业自动化的拓展力度,所以提出“做一年回本的自动化”,真正为客户创造价值,提升效率。

 


      ★人物速写


当天的采访比预订的时间推迟了10分钟,原因是吴丰礼出差回来之后召集有关人员开会结束的时间比预计的要稍晚。完成会议之后,吴丰礼意气风发地出现在记者面前,丝毫看不出疲惫之意,他谈吐有力、反应敏捷,话语间还会带着一些小幽默。


吴丰礼,江西九江人,从部队退役之后,曾在广东一家塑料辅机生产企业中工作。2007年创立拓斯达公司。


虽然出身军旅,但吴丰礼声称他的管理哲学是无为而治,对内对外均如此,不刻意强调自己有什么,而是以员工和客户为中心。


他刚刚参加了东莞市政府组织的优秀中青年企业家培训计划,前往上海复旦大学学习了一周时间。虽然拓斯达已经取得骄人成就,但吴丰礼认为这条路其实走得很艰难。他认为一家企业不在于谁带团队,重点在于团队前进的方向在何方,而拓斯达就是一直在往山顶走的团队。


吴丰礼热爱跑步运动,就是出差时也不忘跑上几公里。他分享跑步的感悟就是,跑步是一个自我对话的过程,使人在沉默状态下保持清醒。而企业管理者最需要的是这份冷静,迅猛发展之后不会头脑发热,而是把昨天的大门关上,明天未到也不会去想,真正活在当下,过程的精彩正由此而来。


  • 1
  • 2